撐一支長篙


四十分鐘的撐篙,孩子意猶未盡,嚷著要再坐一次。媽媽當下沒有點頭,
但不出一個月,我就後悔了。我看,我得趁孩子還這麼可愛、
喜歡黏著父母的時候,再帶他們去一次康河,再撐一次長篙。

從英國旅行回家一個月之後,有天媽媽在電腦前工作,姊姊突然說:「媽媽,妳不是說要背什麼《再見康橋》嗎?」孩子主動要學習,父母哪有錯過這大好機會的道理呢—我立刻就上網搜尋,下載,列印:「來,媽媽先唸一遍。」

輕輕的我走了,正如我輕輕的來;
我輕輕的招手,作別西天的雲彩。
那河畔的金柳,是夕陽中的新娘;
波光裡的豔影,在我的心頭盪漾。
軟泥上的菁荇,油油的在水底招搖;
在康河的柔波裡,我甘心做一條水草!
那榆蔭下的一潭,不是清泉,是天上虹;
揉碎在浮藻間,沉澱著彩虹似的夢。
尋夢?撐一支長篙,向青草更青處漫溯;
滿載一船星輝,在星輝斑斕裡放歌。
但我不能放歌,悄悄是別離的笙簫;
夏蟲也為我沉默,沉默是今晚的康橋!
悄悄的我走了,正如我悄悄的來;
我揮一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雲彩。

「媽媽,最後那兩句,跟妳說的不一樣哪!」
「真的?哦,對不起。」媽媽有些驚訝自己的國學程度。「所以妳要多讀書,以後才不會被妳的孩子笑。」媽媽還不服氣,連打了五通電話問朋友,嘿嘿嘿,每個人會背的都不超過三句。為什麼希望孩子能欣賞這些考試不考的東西?因為,我覺得,那是美麗人生的重要來源之一。

✤✤✤

「撐一支長篙」,我們當然也去了。而且跟我們一樣要到康河撐一支長篙的人還不少。船票分成兩種,便宜的是十人之內共乘一船,配上一個船夫幫忙撐長篙;另外一種比較昂貴,可以獨有一艘小船,不必與別人共乘,還能選擇不要船夫,自己充當。

孩子一直嚷著要有自己的船,而且想要自己划,他們覺得這樣才叫浪漫。可是記掛著家計預算的媽媽,沒多加理睬,自顧自買了團體票─三個人,又是折合台幣一千五百大洋。其實媽媽當然也喜歡有一艘不必與別人分享的船,但是,一則我生性不愛交際,萬一船夫一直要跟我們說話,我覺得那是擾我清幽,簡直浪費當下的美妙;另一則更可怕,船要自己划,你以為看起來浪漫的事,都是不用花力氣的嗎?我看我們八成只能在原地打轉,划不出方圓十公尺之外。

這天,我們的頭頂雖然有大太陽,但可不要被這暖洋洋的色調給騙了,氣溫其實極低,又是有風的日子,船才一出發,我們三個人的臉就凍僵了。小船上竟然備有大毛毯,一人一條(而且挺乾淨的),可見有多冷啊。

康河是一條不過七、八米寬的小河,水一定也不深,不然怎麼撐篙呢。這艘船上有三組人馬,除了來自台灣的我們,一組是來自荷蘭的夫婦和兩個二十出頭的孩子,另一組是來自巴基斯坦的三個年輕人。至於船夫,年紀很輕、氣質很好,我猜想可能是劍橋的學生。他的工作不只是划船,還很盡職地用脫口秀的方式,來介紹沿岸的各式建築歷史和故事,聽得大家哈哈大笑─只有我沒笑,因為我聽不懂他在說什麼。

康河有多美?它的美不在大,而在小。小小的一條河,細細彎彎地流著;兩旁的校園建築物,美得令人屏息。更引人入勝的是,河岸與兩旁的校園草地,幾乎沒有任何阻隔,所有景觀連成一氣,好像船夫隨時一靠岸,愛浪漫的人兒就可以往美麗的校園飛奔而去。

旅行中拍照,我一向不拍風景。因為我不是專業攝影師,再怎麼拍也拍不出那十分之一的美感。就算是專業攝影拍出的風景明信片好了,也比不上用自己眼睛所能捕捉到的美感。康河的美麗和幽雅值得一遊,但是避開冷颼颼的冬天,可能還是比較明智的選擇。

四十分鐘的撐篙,孩子意猶未盡,才一下船,馬上喊著要立刻再坐一次。這不是雲霄飛車,也不是沙灘戲水,而且天氣還十分寒冷,這麼小的孩子,竟然如此迷戀浪漫。
媽媽當下沒有點頭,但才不出一個月,我就後悔了。我看,我得趁孩子還這麼小、這麼可愛、這麼喜歡黏著父母的時候,再帶他們去一次康河,再撐一次長篙。

因為,幾十年之後,當有一天上帝召見並問我:「希望人生中有哪些事可以重來?」我可不想告訴上帝─下船的那一刻,我為什麼不馬上再跳進另一艘小船,撐著長篙,伴著孩子的笑容,重新出發呢!
就算在方圓十公尺之內打轉,又如何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雪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