~~~~~這是一篇真實的故事.........


 


看了不禁讓人不勝稀噓呢?


 


人的一生不會重來,珍惜一切所擁有的.........


 


即使是一件你覺得無不足到的事,我們也要心存善念,常抱感恩的心呢?


 


與你一起分享真情實錄哦~


下一張(熱鍵:c)









作者:Jessie Wang  出處:Web Only 2009/10





泰戈爾:讓生時麗似夏花,死時美如秋葉。若希望死得安詳,必須學習如何活得好。你是否珍惜身邊所擁有的人事物?


如果還有6個月的生命,你想如何為有限生命畫下完美、飽滿的句點?歡迎大家在留言板分享想法,天下編輯部將會在所有留言中評選出5則,刊載於2009年教育特刊。


「生命只剩下6個月?會想做什麼?我想替父親寫下,畢竟…這是他現在正在做的事啊!」網友Jessie Wang寫出父親、自己面臨死亡時的不捨。以下是她的完整分享:


 









「如果,還有6個月的時間…」這是父親正在做的事


9月14日,醫生在電腦螢幕秀出X光片,委婉地告訴我:「你看,右肺白白的、左肺也有一點,我們『認為』是發炎,但也不能排除是攝護腺癌轉移,接下來的時間,可能就是會持續過去一年來的頻繁進出醫院,然後呼吸越來越困難,當然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讓病人舒服,不發燒能回家就回家,看看想吃什麼、想做什麼…。」


我發現自己捏痛了自己,但仍冷靜地聽、發抖地問:「如果是轉移…您想會有多少時間?」


醫生知道我的意圖,先拐彎抹角地說:「這還不一定啦,只是懷疑!不過,如果是,應該就不是用年來計算,可能幾個月…」6個月!這是我聆聽父親「壽命判決」的過程。


電視劇裡的劇情,活生生地在我面前、血淋淋地剮割我,很想…強迫自己相信--這只是連續劇、是假的!父親急迫地問我:「醫生怎麼說?」我笑笑地但卻整顆頭都彷彿充滿了水說:「應該是發炎啦,才會發燒,沒事的!」離開醫院,邊開車邊大哭,還得逼自己不得發生事故,這種時候,不能出事。


生命只剩下6個月?會想做什麼?我想替父親寫下,畢竟…這是他現在正在做的事啊!


五年前,老爺(外公)胃癌過世前三天,讓他坐在輪椅上,推出病房到走廊逛逛,老爺一語不發,很寧靜地看著窗外,那種眼神……看了…會怕。二年前,五老爺大腸癌過世前,最後一次去探望他要告別時,他與父親相擁,兩老竟都掉下眼淚,嘴裡說的是,保重;眼裡說的是:這是最後一次見面了。今年10月14日,我載父親去門診,竟從後視鏡看見同樣的眼


神……。


 






那是一種充滿想說的話,卻一個字也吐不出口的樣子,是一種對這個世界、對這個人生、對老伴、對孩子、對朋友…都不捨得的眼神,就是--捨不得!


四年前,自己子宮頸抹片發現重度細胞變異(有些醫據視同原位癌),必須接受Leep雷射切割手術,將病灶切除,但,尚須化驗證實切除的細胞周邊是乾淨的、是正常的細胞,以確保病灶完全切除乾淨。在等待檢查結果的那段時間裡,除了害怕發抖之外,唯一的感想就是「我.不.捨.得」。不捨得的,不是那些包包、不是鞋子、不是衣服、不是存款(雖然很少)、不是那些花錢買得到的一切一切……,我不捨得的,是爸爸、是媽媽、是姊姊、是哥哥、是弟弟、是另一半。


我好怕死,好怕好怕,我不想死,真的,我不想死、我想活著、繼續活著、好好活著!!


那段時間,什麼也不想做、什麼也不想吃、什麼也做不成、什麼都食而無味。但,我的左腦強迫自己去想:萬一快掛了,這些東西我希望有「好歸宿」。


我竟開始想列清單:這個LV送誰?那個GUCCI給誰?這件Tsumori誰可以穿?那件D-square適合誰?希望自己走之前,可以把這些都送人,免得浪費,免得走了以後別人也不敢穿。然後,我想寫幾封信,給客戶,希望他們要懂得尊重專業,不要一副付錢就是老大的模樣,希望用我“人之將死、其言也善”的誠意,打動這些執迷不悟的客戶們,善待我的那些企劃界的好朋友們。還有,我得找一個適當的時機,告訴另一半:我要海葬,我走了,你可以去找別人!(平時,每每掛在嘴裡的都是:你去找別人啊,藉此表示我對某些事的不滿。)這一切,都很愚昧卻顯得平靜而實際。



交代後事」,不就是這個樣子嗎?交代後事,就是父親現在「偶而」努力表達的事。

父親七年前被檢查出攝護腺癌第三期,期間接受放射線療法、荷爾蒙療法、歐洲紫衫醇化療,他都一一熬過,我覺得他好勇敢好勇敢,因為,他始終相信,他可以控制病情。


從去年11月開始,父親陸續入院已經搞不清楚幾次了,前兩次住院,他終於懷疑自己是否瀕臨「癌末」,曾鼓起勇氣但顫抖地問醫生:「我一直血尿、一直發燒,這是不是就是癌末的現象?最後,是不是就會大出血?」然後,彷彿想把病魔都嘆出來似的,用力地嘆氣再嘆氣、搖頭再搖頭,眼裡,始終含著淚水;嘴裡,始終欲言又止…。


9月25日,父親再度入院,接受了胸部電腦斷層檢查,醫生親口告知父親結果:「有2顆腫瘤。」父親陷入……哪呢?是哪呢?地獄、谷底,足以形容嗎?像我那時一樣嗎?我還有機會證明自己是痊癒了,父親呢?他開始食不下嚥,肺部腫瘤加上多年的氣喘,讓他無法講太多話。「我…捨不得!」是他耗盡生命道出的一句。


9月29日,他要哥坐到床邊,氣喘吁吁地告訴哥:「祖墳要修,把他跟爺爺放在一起;不發訃聞,但要在報紙登出消息;要好好照顧媽,不要頂嘴,順著她的意思,免得她血壓動不動就飆到170、200……。」


9月30日,我到醫院看父親,父親握著我的手說,他最不放心的就是我與弟弟(公務員退休的父親,因兄姐都是老師,只有我與弟弟不是公務員,沒有退休金,他為此擔心了一輩子,直至生死關頭的現在)。然後,趁我入洗手間之際,握住另一半的手,告訴他要好好照顧我,一定要答應他…。在洗手間的我,強迫自己吞下崩潰的淚水,走出來、裝沒事!




如果,生命只剩6個月,你會做什麼?父親,什麼也沒做,因為,什麼也做不了!


能做什麼?
連每天下樓拿報紙的簡單動作,都可能會喘得要了他的命!


想做什麼?想做什麼呢?
新聞播著台塑家族爭產的事情,父親有感而發:「我也沒什麼錢,所以你們沒有什麼好吵的。」


能回答什麼?
我寫了一封信給父親,但,至今沒拿給他,潛意識裡好像覺得,給了這封信,就是道別的時候,所以,還不想。今年初,因為父親入院多次,並且接受化療,我們鼓勵他,為著他的三個心願而努力。


一是做完化療,暑假的時候,我們四個孩子陪他一起回家鄉給奶奶上墳,父親很高興,那時還找旅行社安排行程,興奮地、不斷地說可以去哪裡、去哪裡…。


二是若他身體好轉,我還可以陪他去看兵馬俑,這是他講了好多年,但母親不願去看「死人的墳墓」,故一直未能成行。


三是明年可以手牽手、接送他最疼愛的小孫女上小學一年級…。


現在看來,這三個心願,會不會是個奢望?


如果,生命只剩6個月,你會做什麼?我,會把時間、精力,花在「苦口婆心之旅」這件事情上面。


因為自己生過病、開過刀、家族老人相繼離去、父親面臨生死關頭、母親動輒血壓飆高,對於健康、活著這件事,我有很深很深很痛很痛的感受。看到別人吃醃漬、吃油炸食品時,看到學生們在7-11買便當、買飯糰…,店員將這些食物連同印刷包裝一塊放入微波爐加熱時(印刷油墨,劇毒,更遑論微波加熱…),看見別人光喝飲料不喝水、看見別人抽煙、喝酒…,看見別人用有毒清潔用品、看見小朋友從小吃炸雞、漢堡,結果小二、小三就發育的女孩,比比皆是。看見這些,都讓我極度焦慮,我好想告訴他們:不、要、這、樣。不要這樣隨便浪費自己的健康,不要浪費老天爺給你的時間,不要這樣浪費……。但,畢竟,會聽的人太少太少、比國寶還少,我想是因為他們相信,健康,是理所當然的事;活著,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了。






如果,我只剩6個月可以活,我要走遍台灣,告訴大人、小孩:健康,不是理所當然的事;活著,也不是自然而然的事!


有人會說:誰誰誰抽煙也活到九十歲,誰誰誰七十幾歲了,照樣吃他愛吃的燒烤,反正遲早會掛,活著的時候,當然要想做什麼就做什麼!七十年代,思迪麥口香糖的一句slogan:「只要我喜歡,有什麼不可以」,造成了轟動,也洗了這些人的腦。放縱健康,好像是生命苦短不得不為的手段。我想,如果我只剩6個月,說這些苦口婆心的話,是不是就有比較多人會相信?就算沒有,我也要去做,凡事,都要盡力;結果,交給老天。


父親最近一次入院,在中秋節當天出了院,他感謝醫生的眼神,我忘不了。他不怪醫生無法治癒他的病,他感謝醫生讓他出院。10月14日回診門診時,因為父親也沒發燒症狀,醫生當然不會「再次」收他入院,父親住院住怕了,跟醫生道別時的眼神,是他用僅餘的生命喊出來的「謝謝」!


如果,我只剩6個月,我希望,走完台灣一圈「苦口婆心之旅」後,我要把我還可以活著的時間,請上帝全都換給父親。如果可以,請用我的器官,換爸的器官,然後,用最快的速度,下地獄,拜託閻王老子,讓我見見上帝、見見阿彌陀佛、見見觀世音菩薩,拜託他們,讓父親健康一點、活久一點,讓他可以過今年冬至、過新曆年、過農曆年、過媽生日、過母親節、過父親節、過78歲生日…,再貪心地多要一點,實現爸的三個心願!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雪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