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從來就不覺得擁有父愛。但父親卻是影響我最深的人。





于台煙 口述 劉子鳳 撰文2009年4月

我的父親是小學校長,生活十分規律,沒有不良嗜好,回到家就是看報紙、寫日記。按理說,他是一個很好的父親,但我必須很遺憾地說:他是學校的校長,也是家裏的校長。

  記憶中,母親和我們六個孩子隨父親的工作四年輪調一次,四處搬家;為了貼補家用,母親在家門口擺糖果攤子。母親站着招呼客人,父親就坐在最裏面「看店」,彼此沒有交談。


  父親和六個孩子的談話更少,有的,只是用食指指着其中一個孩子責備,極少讚美。


  全家人一起吃晚餐時,母親煮了一桌豐盛的菜餚,父親卻會用筷子指着其中一道菜,嚴厲地批評:「這個菜這麼鹹,難吃死了!」


  我跟表弟感情很好,從小一塊兒長大,同年參加大學聯考,兩人約好各自返家讀書,讀到早上五點,再一塊兒晨跑健身。沒想到,被父親撞見,劈頭就罵。


  我被罵得奪門而逃,錯愕、氣憤、難過,不敢置信自己的父親竟會誤會我跟表弟有 「私情」,一路跑,跑到田梗裏跌得一身是傷。外祖母跑到家裏跟父親理論,父親知道是誤會了,但還是沒說一句抱歉的話。


  儘管如此,我還是很戀家,離家念高中時,每星期都會坐火車回家和家人相聚。其間父親退休了,突然帶着大筆退休金離家,不久又回家吵着要跟母親離婚。母親才知道,父親在福建老家早有另一個家,還有元配和兒子。


  國共內戰導致兩岸同時都有家室的例子太多了。父親在大陸、台灣兩地往返了十五年,大陸元配走了,父親陸續交往了好幾位「阿姨」,但沒有一個女人願意和他長相廝守。父親老了、累了,決定回台灣「落葉歸根」,母親受了一輩子的苦,沒法兒和他一塊生活,只有一直逃。


  幸好,我的三個姊姊、兩個哥哥都已各自成家,父親總有去處。不管到哪一個「家」住,那一家人都會被搞得雞犬不寧,因為父親比起年輕時更加挑剔、猜疑。好幾次,他跑去警察局一把眼淚、一把鼻涕說要「告」孩子,警察問用什麼理由告?他半天講不出來。


  鬧夠了,父親就打電話一一叫六個孩子回花蓮開「家庭會議」。我們盼望他有些毛病可以改一下,他一概都說好,之後又故態復萌。就這樣,反反覆覆鬧了好多年,直到二○○七年,他跌倒摔斷了腿,氣呼呼地住進安養中心,最後還是走了。


  從小到大我一直默默愛着父親,一直努力作一個讓父親驕傲的女兒,哥哥、姊姊更是如此。父親走了,我們一聊到父親「為什麼這樣過完一輩子?」就忍不住哭泣,因為我們對父親的過往一無所知,任我們怎麼想、怎麼猜,就是找不出答案。


  有一天,哥哥拿了一張我赴福建登台的照片還我,他說,父親生前一直把這張照片貼身帶着,在大陸,逢人就開心地說:「于台煙是我的女兒。」


  我才知道,父親晚年時是一個多麼虛弱的老人,他不是一個不好的父親,只是不懂得表達心裏的愛罷了!


  我開始認真反省自己,是不是沒有做好和父親之間的這門功課?我驚訝地發現,從年輕到現在,我在感情上一路跌跌撞撞,男朋友幾乎都是高個子、模樣好看、年紀比我大許多的男人,他們長得像父親,連個性都像,不懂得如何愛人。原來,我一直在苦苦追尋父親的影子。


  父親走了,母親罹患大腸癌,我決定不再讓自己的生命有任何遺憾。我賣掉了名下的房子,搬到新店哥哥家附近。在那兒,我每天都可以陪母親說說話、唱唱歌、吃飯、看醫生。看見母親化療後一點一滴地康復,和我一樣甩掉了過去感情的陰霾,覺得人生踏實多了。


  我在歌壇待了二十多年,早先忙着出唱片,後來忙着談戀愛;這幾年,又花了不少時間赴內地參加台灣歌手拼盤式的演唱會。我覺得人到中年,最該做的事不是努力賺錢,而是多陪家人,尤其是母親才對。我相信,錢,夠用就好了,多花點時間陪伴家人,人生才不會遺憾。


 











我的父親是小學校長,生活十分規律,沒有不良嗜好,回到家就是看報紙、寫日記。按理說,他是一個很好的父親,但我必須很遺憾地說:他是學校的校長,也是家裏的校長。

  記憶中,母親和我們六個孩子隨父親的工作四年輪調一次,四處搬家;為了貼補家用,母親在家門口擺糖果攤子。母親站着招呼客人,父親就坐在最裏面「看店」,彼此沒有交談。


  父親和六個孩子的談話更少,有的,只是用食指指着其中一個孩子責備,極少讚美。


  全家人一起吃晚餐時,母親煮了一桌豐盛的菜餚,父親卻會用筷子指着其中一道菜,嚴厲地批評:「這個菜這麼鹹,難吃死了!」


  我跟表弟感情很好,從小一塊兒長大,同年參加大學聯考,兩人約好各自返家讀書,讀到早上五點,再一塊兒晨跑健身。沒想到,被父親撞見,劈頭就罵。


  我被罵得奪門而逃,錯愕、氣憤、難過,不敢置信自己的父親竟會誤會我跟表弟有 「私情」,一路跑,跑到田梗裏跌得一身是傷。外祖母跑到家裏跟父親理論,父親知道是誤會了,但還是沒說一句抱歉的話。


  儘管如此,我還是很戀家,離家念高中時,每星期都會坐火車回家和家人相聚。其間父親退休了,突然帶着大筆退休金離家,不久又回家吵着要跟母親離婚。母親才知道,父親在福建老家早有另一個家,還有元配和兒子。


  國共內戰導致兩岸同時都有家室的例子太多了。父親在大陸、台灣兩地往返了十五年,大陸元配走了,父親陸續交往了好幾位「阿姨」,但沒有一個女人願意和他長相廝守。父親老了、累了,決定回台灣「落葉歸根」,母親受了一輩子的苦,沒法兒和他一塊生活,只有一直逃。


  幸好,我的三個姊姊、兩個哥哥都已各自成家,父親總有去處。不管到哪一個「家」住,那一家人都會被搞得雞犬不寧,因為父親比起年輕時更加挑剔、猜疑。好幾次,他跑去警察局一把眼淚、一把鼻涕說要「告」孩子,警察問用什麼理由告?他半天講不出來。


  鬧夠了,父親就打電話一一叫六個孩子回花蓮開「家庭會議」。我們盼望他有些毛病可以改一下,他一概都說好,之後又故態復萌。就這樣,反反覆覆鬧了好多年,直到二○○七年,他跌倒摔斷了腿,氣呼呼地住進安養中心,最後還是走了。


  從小到大我一直默默愛着父親,一直努力作一個讓父親驕傲的女兒,哥哥、姊姊更是如此。父親走了,我們一聊到父親「為什麼這樣過完一輩子?」就忍不住哭泣,因為我們對父親的過往一無所知,任我們怎麼想、怎麼猜,就是找不出答案。


  有一天,哥哥拿了一張我赴福建登台的照片還我,他說,父親生前一直把這張照片貼身帶着,在大陸,逢人就開心地說:「于台煙是我的女兒。」


  我才知道,父親晚年時是一個多麼虛弱的老人,他不是一個不好的父親,只是不懂得表達心裏的愛罷了!


  我開始認真反省自己,是不是沒有做好和父親之間的這門功課?我驚訝地發現,從年輕到現在,我在感情上一路跌跌撞撞,男朋友幾乎都是高個子、模樣好看、年紀比我大許多的男人,他們長得像父親,連個性都像,不懂得如何愛人。原來,我一直在苦苦追尋父親的影子。


  父親走了,母親罹患大腸癌,我決定不再讓自己的生命有任何遺憾。我賣掉了名下的房子,搬到新店哥哥家附近。在那兒,我每天都可以陪母親說說話、唱唱歌、吃飯、看醫生。看見母親化療後一點一滴地康復,和我一樣甩掉了過去感情的陰霾,覺得人生踏實多了。


  我在歌壇待了二十多年,早先忙着出唱片,後來忙着談戀愛;這幾年,又花了不少時間赴內地參加台灣歌手拼盤式的演唱會。我覺得人到中年,最該做的事不是努力賺錢,而是多陪家人,尤其是母親才對。我相信,錢,夠用就好了,多花點時間陪伴家人,人生才不會遺憾。


 


















 


 ~~~~~心得分享~~~~


其實家人永遠 都陪在我們的身旁,


 


當我們遇到了什麼 不如意的事,


 


也只有家人是我們的依靠,那種感情是最真也是永遠的,


 


珍惜身旁所擁有的一切,放寬心,知足就是福呀~









   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雪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