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時候,當一段關係糟到一個地步,結束,未嘗不是好事。

彼此都已經筋疲力竭,甚至連吵架憤怒的力氣都沒有了,那麼,結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。

其實在那個時間點,我們彼此心知肚明,是結束的時候了,怎麼看,都是結束的時候了,再不
結束,連美好的回憶都沒有了。

  自己成了一個這樣面目可憎的人,什麼可怕的話都脫口而出,什麼瘋狂的舉動都無法理性
控制,連自己都討厭自己的這樣悲哀的狀態,多麼想遠遠地逃離卻又捨不得轉過身去的,不堪
的、煎熬的、淚流不止的狀態。

  是兩個扭曲了的人,在一個不再是愛情的關係裡,再也記不得當初相愛的理由,記不得那
張親愛的臉,記不得那個溫暖的懷抱,記不得耳畔低語的激情與甜蜜……什麼都記不得了,只
知道兩個人像是不知道哪裡出了差錯的刺蝟,二十四小時收不起身上的刺,疲憊不已。

  究竟吵些什麼呢,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,只記得那些不愉快、那些相互的傷害,早就冷冷
地隔離了雙方,重新定義了關係,再也不是,再也不是曾經的親密愛人了。

  然而在這麼清楚的認知底下,我們在情感上卻從沒有準備好接受分手,從沒有準備好面對
別離,我們的手緊握著,握著這一段陷入混沌的關係,沒辦法鬆開手來。

  只是如果沒有結束,又怎麼會有重新的開始?與這個人的再一次「開始」,與另一個人前
所未見的「開始」,或者是自己一個人乾淨、簡單、新鮮的「開始」?

 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是活的,是循環的,是可再生的,對,像資源回收那樣,你怎麼可能
不愛素樸而富含韻味的再生紙?你怎麼可能不愛和在柏油裡於黑夜中晶亮閃爍的金剛砂?沒有
結束,怎麼開始?倘若那些紙張、玻璃瓶不曾被徹底地、果斷地拋棄,如何再製這些讓人愛不
釋手的好東西?

  有時候我們被迫去面對對方的離去,早有心理準備的,也或者突如其來措手不及;有時候
我們明知對方失去我們,無論永久或是暫時,都可能傷痛欲絕,但我們終究,還是選擇離去。
無論離去的理由是什麼,生離死別,從來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。

  但是我寧願相信,關係的結束是為了重新的開始,無論重新開始的是哪一種關係,那總是
一種向陽的期待,那總是一種多氧的呼吸;我寧願相信,此刻鬆開手,往後站一步,儘管內心
不捨,儘管淚眼迷濛,以空間換取時間,以時間換取可能,任何的可能,好過窒息在一個已經
陷入泥沼的關係,好過耗盡曾經共有的真摯情意,而最終,什麼都不剩了。

  多麼神奇,愛情的成與敗,皆操之在我們的手裡,我們創造了它,小心翼翼地守候著它,
像呵護一株植物,日夜殷勤澆水,慢慢地,疏忽與怠惰來了,它日漸枯萎,你發現情況不對,
趕緊注入大量的水,有時候它的確可以死而復活,有時候,它卻宛如瞬間溺斃,就這樣失去生
息,而終有一天,落到這步難堪的田地。

  然而總有再生的機會的,我寧願這樣相信,我想要自己這樣相信,我不要自己守著一盆乾
枯的草木呆坐,我不許自己的心隨著一盆花草的凋謝而死去,倘若真是結束的時候,倘若不得
不分離,那麼我寧願相信,我想要相信,鬆開手,會有一個新的開始,至少,是一個新的開始。



 



文章內容取自於網路


侵權時請告之




<table style="WIDTH: 500px" border=1 cellSpacing=2 cellPadding=1 background=http://pcdn1.rimg.tw/photos/2756679_41673v5_l.gif bgColor=#660066 align=center>
<tbody>
<tr>
<td>
<table style="WIDTH: 500px; HEIGHT: 332px" title=Pianu border=3 cellSpacing=0 borderColor=#000000 cellPadding=20 background=http://pcdn1.rimg.tw/photos/2514277_j347i7x_l.jpg>
<tbody>
<tr>
<td>
<table style="WIDTH: 500px; HEIGHT: 332px" border=2 cellSpacing=6 cellPadding=2 background=http://pcdn1.rimg.tw/photos/2144237_or2x5ck_l.gif bgColor=#66cc66 align=center>
<tbody>
<tr>
<td>
<div align=center>
<div style="FILTER: Alpha(opacity=100,style=0); WIDTH: 500px; BACKGROUND: url(http://pcdn1.rimg.tw/photos/2579009_70w7qd7_l.jpg); HEIGHT: 332px"><font color=#006699><embed height=332 type=application/x-shockwave-flash width=500 src=http://i181.photobucket.com/albums/x40/candice_photo_bucket/Flash%20Material/20081819344943104.swf allowscriptaccess="never" wmode="transparent"></embed> </font></div>
<div id=table1><embed style="POSITION: absolute; WIDTH: 500px; HEIGHT: 332px; TOP: 250px; LEFT: 100px" height=332 type=application/x-shockwave-flash width=500 src=http://2.mms.blog.xuite.net/2/3/f/f/21056752/blog_1687727/dv/60807234/60807234_5.swf allowscriptaccess="never" wmode="transparent">
<div id=table1>有時候,當一段關係糟到一個地步,結束,未嘗不是好事。<br><br>彼此都已經筋疲力竭,甚至連吵架憤怒的力氣都沒有了,那麼,結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。<br><br>其實在那個時間點,我們彼此心知肚明,是結束的時候了,怎麼看,都是結束的時候了,再不<br>結束,連美好的回憶都沒有了。<br><br>  自己成了一個這樣面目可憎的人,什麼可怕的話都脫口而出,什麼瘋狂的舉動都無法理性<br>控制,連自己都討厭自己的這樣悲哀的狀態,多麼想遠遠地逃離卻又捨不得轉過身去的,不堪<br>的、煎熬的、淚流不止的狀態。<br><br>  是兩個扭曲了的人,在一個不再是愛情的關係裡,再也記不得當初相愛的理由,記不得那<br>張親愛的臉,記不得那個溫暖的懷抱,記不得耳畔低語的激情與甜蜜……什麼都記不得了,只<br>知道兩個人像是不知道哪裡出了差錯的刺蝟,二十四小時收不起身上的刺,疲憊不已。<br><br>  究竟吵些什麼呢,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,只記得那些不愉快、那些相互的傷害,早就冷冷<br>地隔離了雙方,重新定義了關係,再也不是,再也不是曾經的親密愛人了。<br><br>  然而在這麼清楚的認知底下,我們在情感上卻從沒有準備好接受分手,從沒有準備好面對<br>別離,我們的手緊握著,握著這一段陷入混沌的關係,沒辦法鬆開手來。<br><br>  只是如果沒有結束,又怎麼會有重新的開始?與這個人的再一次「開始」,與另一個人前<br>所未見的「開始」,或者是自己一個人乾淨、簡單、新鮮的「開始」?<br><br> 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是活的,是循環的,是可再生的,對,像資源回收那樣,你怎麼可能<br>不愛素樸而富含韻味的再生紙?你怎麼可能不愛和在柏油裡於黑夜中晶亮閃爍的金剛砂?沒有<br>結束,怎麼開始?倘若那些紙張、玻璃瓶不曾被徹底地、果斷地拋棄,如何再製這些讓人愛不<br>釋手的好東西?<br><br>  有時候我們被迫去面對對方的離去,早有心理準備的,也或者突如其來措手不及;有時候<br>我們明知對方失去我們,無論永久或是暫時,都可能傷痛欲絕,但我們終究,還是選擇離去。<br>無論離去的理由是什麼,生離死別,從來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。<br><br>  但是我寧願相信,關係的結束是為了重新的開始,無論重新開始的是哪一種關係,那總是<br>一種向陽的期待,那總是一種多氧的呼吸;我寧願相信,此刻鬆開手,往後站一步,儘管內心<br>不捨,儘管淚眼迷濛,以空間換取時間,以時間換取可能,任何的可能,好過窒息在一個已經<br>陷入泥沼的關係,好過耗盡曾經共有的真摯情意,而最終,什麼都不剩了。<br><br>  多麼神奇,愛情的成與敗,皆操之在我們的手裡,我們創造了它,小心翼翼地守候著它,<br>像呵護一株植物,日夜殷勤澆水,慢慢地,疏忽與怠惰來了,它日漸枯萎,你發現情況不對,<br>趕緊注入大量的水,有時候它的確可以死而復活,有時候,它卻宛如瞬間溺斃,就這樣失去生<br>息,而終有一天,落到這步難堪的田地。<br><br>  然而總有再生的機會的,我寧願這樣相信,我想要自己這樣相信,我不要自己守著一盆乾<br>枯的草木呆坐,我不許自己的心隨著一盆花草的凋謝而死去,倘若真是結束的時候,倘若不得<br>不分離,那麼我寧願相信,我想要相信,鬆開手,會有一個新的開始,至少,是一個新的開始。<br>
<div align=center>
<div style="FILTER: Alpha(opacity=100,style=3); WIDTH: 500px; BACKGROUND: url(http://pcdn1.rimg.tw/photos/2579009_70w7qd7_l.jpg); HEIGHT: 332px"><font color=#006699><embed height=332 type=application/x-shockwave-flash width=500 src=http://i181.photobucket.com/albums/x40/candice_photo_bucket/Flash%20Material/20081819344943104.swf allowscriptaccess="never" wmode="transparent"></embed> </font></div></div></div></div></div></td></tr></tbody></table></td></tr></tbody></table></td></tr></tbody></table>
<p>&nbsp;</p>
<p class=viewbox align=center><a href="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wendy0604@kimo.com" target=blank><font color=#ff0000 size=2 face=標楷體><strong><img style="WIDTH: 183px; HEIGHT: 240px" border=0 alt="""""" src="http://pcdn1.rimg.tw/photos/2322439_jayrx94_l.gif" ?? /></strong></font></a></p>
<p class=viewbox align=center>文章內容取自於網路</p>
<p class=viewbox align=center>侵權時請告之</p>



 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雪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